扬克托谈出柜:我为其他同好树立了榜样;无意成为LGBT大使

作者:网站小编文章来源: 发布日期:2024-04-16 15:20:33

2023年2月,捷克中场球星扬克托成为第一位公开出柜的欧洲国脚级球员。近日,他在接受《队报》采访时谈到了这个话题。

公开出柜后,你变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球员吗?

不,我还是我,没有任何改变,因为我一直把个人生活和工作区分开来。如果球迷们对我有负面反应,我可能会改变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那你变得有所不同了吗?

公开出柜改变了我生活的某些方面。我可以不再躲藏,随心所欲地出门。我想我为很多人树立了榜样,因为从宣布出柜以后一切都很顺利。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同,我还是原来的那个人。

你曾和一个女孩谈恋爱,这是为了遵循传统的恋爱观念吗?

我和她一起长大,我们的恋情持续了五年,这段恋情进展得很顺利,我们都为此感到快乐。我们有一个男孩,我们原本可以继续生活下去,但我还是想结束这段恋爱。我认为这段恋爱没有意义了,我当时 26 岁,还有大好人生等着我。我先告诉了她,随后又告诉了我的家人和朋友们。

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在网上公开出柜的?

两年前我离开了这个女孩,当时我们住在马德里,我不知道我将会去意大利还是西班牙踢球。在我第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时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是出柜还是继续和其他女孩约会。我当时主要为我的儿子着想,我一直在思考我应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。在2022年冬天,我回到了捷克,租借来到了布拉格斯巴达。在与我的朋友们商量过后,我开始思考如何在足球圈谈论这件事。 在2022年12月,社交网络上和报纸上都流传着这样的谣言:“扬克托是同性恋吗?”也许有人看到了我在和男生约会。这对我造成了一定的伤害。我希望场下的事情就留在场下,不要搬到媒体上来说。

这些“泄密”是否加速了你公开出柜的欲望?

是的,当时甚至一度爆出了一则独家新闻:“一名捷克球员正准备出柜。”情况变得有些棘手,主要是因为当时我并不想公开这个事情。对我来说,这就像是有人必须为自己是“金发女郎”辩护。我去找的第一个足球圈的人是布拉格斯巴达的体育总监托马斯-罗西基。我想当面告诉他,而不是发信息。我去了他的办公室,当时我很着急,他安慰我说:“没问题,让我们继续前进吧。”第二个是主教练布莱恩-普里斯克。他是丹麦人,很年轻,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才华横溢的人。他很亲切,是一位能与球员处好关系的教练,我们是好朋友。我有一种能够和他谈论一切的感觉,如果没有普里斯克,我可能不会从那段时间走出来。

你和你的经纪人谈过这件事吗?

是的,他安慰我说:“放轻松,我们会处理好一切的,别想其他的。”我不知道这件事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。

绝大多数的反馈是积极的……

我认为这会引发一定的热议,因为我是第一个公开出柜的球员,我不认为皇马、巴萨或者阿森纳会支持我。我收到了几万乃至几十万的消息轰炸,甚至是在非洲或者阿拉伯地区的人也有发私信骂我的。

捷克对于同性恋的容忍度如何?

捷克关于同性婚姻的讨论有很多,但目前还不可能实施(同性结婚)。我没有明确的立场,但我认为,行为端正、按时纳税、与国家保持良好关系的人应该和其他人一样,能够从同样的法律中保护自身权益,这才是公平的。我现在还不需要同性结婚,但在内心深处我却感到有些悲伤。

你公开出柜后,在捷克的球场上是否收到了仇视同性恋的辱骂?

有两场比赛我听到了一些,因为球场比较小容易注意到。在九十分钟的比赛时间里,对方球迷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输球,让你踢得糟糕。更有甚者,他们喝了酒用各种脏话侮辱我,说一些仇视同性恋的话。在我看来,这一切都是为了足球,为了比赛。但是这没有用,我一如既往地专注于球场。

你会担心出柜影响你的转会吗?

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不过在我出柜的第二天,我就知道我不能去沙特踢球了(笑)。

去年夏天你回到了卡利亚里,你感觉如何?

我还是有些担心的。我不知道在意大利的情况与捷克会有什么不同。我与卡利亚里主教练拉涅利在桑普时期就有过共事,他希望我来到卡利亚里,他直接对我说:“不管有任何问题我都会帮你。”当我第一天抵达机场时,我收到了许多球迷的欢迎,从那时起我就平静了下来。到了第二天我就安心了。意大利的人们给了我很多帮助,我真的非常感谢他们。我对比赛也是有一些担心的,尽管过程有些令人惊讶,但好在一切都很顺利。

然而意大利球场内一直都充满着歧视性的话语,每个赛季都会发生一些恶性攻击

也许民众比我们想得要成熟些。如果球迷们在街上看到我,他们不会想着我是同性恋,我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。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依然会认为同性恋的男人很娘娘腔。

这其实是一种双重歧视

我知道,但不幸的是,依然有很多人这样认为。当他们遇到娘娘腔的同性恋者时,他们会感到不舒服。

最后,只有一人对你重返意大利足坛发表了负面看法,那就是意大利体育部长,他说他尊重每个人的想法,但他不喜欢张扬的人

老一辈人还是不理解有些事情(意大利体育部长今年64岁)。我不太同意他的看法,尤其是我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。两周后,他来到了卡利亚里,希望见我并澄清一些事情,我对此表示感谢。

有没有还没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的球员联系过你?

有,我不知道有多少同性恋球员没有公开自己的性取向,但我不太关心这个。我想告诉他们不要害怕,因为到头来什么也不会发生。

你期待宣布自己出柜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发生吗?

不,我认为这不会发生,因为我觉得这没有必要。我需要它(公开出柜),它帮助了我,并且我是第一个这么做的欧洲国脚级球员,所以人们都是带有猎奇的心态来看我的。我们要做的就是尊重同性恋的生活,不要再让他们总是躲躲藏藏地去酒吧亲吻自己的男朋友。两年前出柜的澳大利亚球员现在即将结婚,这是需要正常化的一件事,我有时还会和他联系。

你与你的队友会讨论这件事吗?

我们在饭后聊天时可能会开一些小玩笑,比如你和谁谁谁约会过吗,现在一切都聊得更开了。以前我总是得小心翼翼,生怕别人偷看我的手机。我经常和我的队长莱昂纳多-帕沃莱蒂谈论这件事。他想知道事情的进展,这很正常,因为他是队长,得关心队友。而有些人却是对此充满好奇。曾有人问我是否生来如此,是否在生活中发生了一些改变。我想说我生来就是同性恋。但我不想每天都讨论这个话题,那样会很无聊。另外我也没过多交流过这件事。

球迷们会和你谈论些什么?

我们谈论的一切都与足球有关,尤其是在卡利亚里,俱乐部是这座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看到球迷们在输球后伤心的神情,我也会感到难过。我的首要任务是让他们开心,而不是让他们怀疑我的出柜是否顺利。

你认为体育机构在打击仇视球场同性恋行为的方面做得足够好吗?

体育机构有时会有一些宣传活动,发布一些信息和广告,这些都很好。但是我认为队长佩戴彩虹袖标等行为这毫无意义,没有意义的事情就不要做了。这实在让人心烦意乱。我不相信这样做会有什么效果,甚至从长远来看会适得其反。在某些大洲和某些国家,那里的人们是仇视同性恋的。但在欧洲,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。

你对成为足球圈LGBT大使感不感兴趣?

足球圈的人还没有正式联系过我,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成为LGBT大使,我也不会改变主意。我公开出柜是因为我需要这样做了。除此之外,我不喜欢过多宣传自己是同性恋。反过来说直男需要宣扬自己的性取向吗?

现在可以做到不过多提问,也不需要公开出柜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爱情生活了吗?

可以了。我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我已经有四个男朋友了,其中一些还到球场看我踢球,认识了我的队友。

你有机会和捷克一起参加欧洲杯吗?

我已经知道自己不会被捷克征召了,但这与我的出柜无关。有时你必须做出选择,今年夏天我选择和儿子一起度过假期。如果我去参加欧洲杯了,那就意味着我一整年都见不到我的儿子了。我宁愿花两三周时间陪他。

相关新闻